茶园散记

时间: 2023-06-23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4966

  ◎ 洪德斌

  一带青山流溢翠色,几泓绿水漾着碧波。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白象山茶园静静地躺着,像刚从梦中醒来,睡意朦胧。朝霞为它抹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晨雾还未散尽,若有若无,萦绕在茶树的青枝绿叶间。

  茶树,一行行,整整齐齐的,随着山势起伏,绕着山腰盘曲,经过露水雾气的滋润,水灵灵的,吐着新绿,像初生的婴儿般娇嫩。

  三五成群的采茶女,背着茶篓,穿行于茶树之间,踩着欢快的鼓点,在云雾中徜徉,在晨风中嫣然。兴之所至,她们亮开喉咙唱起歌儿:“采茶姐妹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歌声婉转,笑声朗朗,鸟语啁啾,山风妖娆。

  采茶女们的纤纤十指舞动,采撷着那一抹抹嫩绿,采撷着飘逸茶香的梦想。她们孜孜不倦地劳作,精挑细选,用智慧和勤劳培育出“定心”和“巴南银针”,让白象山的茶香飘进千家万户。

  这个早晨,我和朋友来到巴南区二圣镇巴山村,在白象山茶园漫步,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这绵延千年的采茶,如诗如画亦如歌,在诗情画意中,沉醉不知归路。

  茶叶,本来只是一种树叶。在白象山茶园,随手从茶树上采几片嫩芽,塞入口中咀嚼,尝到的却是一股苦涩的味道。不由疑惑,这茶树上的嫩芽要经过怎样的历程,才能蝶变为杯中的茶叶?

  于是,走向茶园旁边的茶叶加工基地。一位制茶师傅正在炒茶,一口乌黑的大铁锅,几百度的高温炙烤着,热气腾腾。制茶师傅取一捧青绿的茶叶撒入锅中,徒手翻、压、抓、抛,手法娴熟地炒着茶叶。茶叶就在这炙热的锅中跳动着、煎熬着,颜色慢慢变暗,体积慢慢变小。我想,这一定是一个痛苦繁杂的过程。制茶师傅告诉我们,从茶树上采摘的茶叶,必须经过杀青、揉捻、干燥等过程的磨砺,茶叶内部的水分得以蒸发,青草味道的物质得以挥发,才能集聚茶叶特有的香味和品质。

  当茶叶走完了所有的历程,最终与一壶开水相遇时,仿佛凤凰涅槃般,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它不再仅仅是树叶了,它获得了新的生命。文人雅士也好,田夫野老也罢,青睐者甚众,它温润人们的生活,带给人们绵长的回味,让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始终萦绕着袅袅茶香。

  想想茶的前世今生,其实,人生亦如茶,没有经过烘炒、揉捻历练的人生,难以积淀醇厚的香味,自然也经不起咀嚼、品味。

  日近中午,想喝一杯白象山的茶,于是和朋友走进一座依偎着茶园的屋舍。室内几架棕红色的木架上,摆放着一些古玩瓷器和展示的茶叶,倚窗置几张褐色的木桌,几把褐色的木椅,显得古朴而雅致,明丽却不奢华。

  没有其他人,室内静谧安详,我们坐于窗前,抬头望向窗外,青山脉脉,碧水含情,草木葱茏,虫鸣声声。一瞬间,让人褪去浮躁,变得恬淡起来。

  主人汲来山泉之水,沏好定心茶,置于桌上。杯子是玻璃杯,目光穿过玻璃杯凝神细看,针状的茶叶在水中浮沉舒展,从容淡定,清澈的泉水慢慢变成淡黄色,一阵阵茶香随着蒸汽氤氲而出,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闻一下,沁入肺腑,品一口,唇齿留香。

  品茶,可于茶楼里、庭院中、屋檐下,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心境。这间屋舍地处山野,在此品茶,悠悠茶香中,可赏山野风光,可享大自然的风韵,却是别有一番滋味,不觉之中,让人抛却世俗的喧嚣,淡忘生活的烦恼,去拥抱那份淡泊的内心和悠然的生命状态。

  台湾作家林清玄说:“喝茶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茶’字拆开,人在草木间,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许我无法达到喝茶的最高境界,但在山野品茶,在与自然的交融中,让我懂得什么才是生命的本真。

  (作者单位:巴南区财政局)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茶园散记

  ◎ 洪德斌

  一带青山流溢翠色,几泓绿水漾着碧波。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白象山茶园静静地躺着,像刚从梦中醒来,睡意朦胧。朝霞为它抹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晨雾还未散尽,若有若无,萦绕在茶树的青枝绿叶间。

  茶树,一行行,整整齐齐的,随着山势起伏,绕着山腰盘曲,经过露水雾气的滋润,水灵灵的,吐着新绿,像初生的婴儿般娇嫩。

  三五成群的采茶女,背着茶篓,穿行于茶树之间,踩着欢快的鼓点,在云雾中徜徉,在晨风中嫣然。兴之所至,她们亮开喉咙唱起歌儿:“采茶姐妹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歌声婉转,笑声朗朗,鸟语啁啾,山风妖娆。

  采茶女们的纤纤十指舞动,采撷着那一抹抹嫩绿,采撷着飘逸茶香的梦想。她们孜孜不倦地劳作,精挑细选,用智慧和勤劳培育出“定心”和“巴南银针”,让白象山的茶香飘进千家万户。

  这个早晨,我和朋友来到巴南区二圣镇巴山村,在白象山茶园漫步,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这绵延千年的采茶,如诗如画亦如歌,在诗情画意中,沉醉不知归路。

  茶叶,本来只是一种树叶。在白象山茶园,随手从茶树上采几片嫩芽,塞入口中咀嚼,尝到的却是一股苦涩的味道。不由疑惑,这茶树上的嫩芽要经过怎样的历程,才能蝶变为杯中的茶叶?

  于是,走向茶园旁边的茶叶加工基地。一位制茶师傅正在炒茶,一口乌黑的大铁锅,几百度的高温炙烤着,热气腾腾。制茶师傅取一捧青绿的茶叶撒入锅中,徒手翻、压、抓、抛,手法娴熟地炒着茶叶。茶叶就在这炙热的锅中跳动着、煎熬着,颜色慢慢变暗,体积慢慢变小。我想,这一定是一个痛苦繁杂的过程。制茶师傅告诉我们,从茶树上采摘的茶叶,必须经过杀青、揉捻、干燥等过程的磨砺,茶叶内部的水分得以蒸发,青草味道的物质得以挥发,才能集聚茶叶特有的香味和品质。

  当茶叶走完了所有的历程,最终与一壶开水相遇时,仿佛凤凰涅槃般,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它不再仅仅是树叶了,它获得了新的生命。文人雅士也好,田夫野老也罢,青睐者甚众,它温润人们的生活,带给人们绵长的回味,让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始终萦绕着袅袅茶香。

  想想茶的前世今生,其实,人生亦如茶,没有经过烘炒、揉捻历练的人生,难以积淀醇厚的香味,自然也经不起咀嚼、品味。

  日近中午,想喝一杯白象山的茶,于是和朋友走进一座依偎着茶园的屋舍。室内几架棕红色的木架上,摆放着一些古玩瓷器和展示的茶叶,倚窗置几张褐色的木桌,几把褐色的木椅,显得古朴而雅致,明丽却不奢华。

  没有其他人,室内静谧安详,我们坐于窗前,抬头望向窗外,青山脉脉,碧水含情,草木葱茏,虫鸣声声。一瞬间,让人褪去浮躁,变得恬淡起来。

  主人汲来山泉之水,沏好定心茶,置于桌上。杯子是玻璃杯,目光穿过玻璃杯凝神细看,针状的茶叶在水中浮沉舒展,从容淡定,清澈的泉水慢慢变成淡黄色,一阵阵茶香随着蒸汽氤氲而出,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闻一下,沁入肺腑,品一口,唇齿留香。

  品茶,可于茶楼里、庭院中、屋檐下,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心境。这间屋舍地处山野,在此品茶,悠悠茶香中,可赏山野风光,可享大自然的风韵,却是别有一番滋味,不觉之中,让人抛却世俗的喧嚣,淡忘生活的烦恼,去拥抱那份淡泊的内心和悠然的生命状态。

  台湾作家林清玄说:“喝茶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茶’字拆开,人在草木间,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许我无法达到喝茶的最高境界,但在山野品茶,在与自然的交融中,让我懂得什么才是生命的本真。

  (作者单位:巴南区财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