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外二首)

时间: 2024-05-10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665

◎ 董庆磊

凌晨,鸦默雀静

野草和野花睡在一起

  路灯和马路睡在一起

  只有星星眨巴着眼睛,围拢过来

听蓝色星球重复亘古不变的故事

 

世界,静得像母亲的针线

在我的衣衫上耳语

天亮就要远行

一只粗糙的大手掖了掖

我的被角,把温暖送到我的梦中

 

  被 子

打开那盏

许久未用的最亮的灯

戴上那副

度数不合适的老花镜

 

母亲抱出棉絮和被套

为即将远行的儿子

缝制一床新棉被

 

她用枯枝似的手

笨拙却又认真地

将满腔的爱和虔诚

缝进被子

 

  母 亲

您终于来到儿子的城市

和您一起的

还有一口袋药丸

和连夜缝制的被褥,您说怕我冷

 

我已经记不起有多久

没有好好地看看母亲了

岁月因此趁虚而入

化作银丝爬满了您的双鬓

甚至无情地拿刻刀

在您可爱的脸上划了一道道痕

 

您说老了就是这样

您的腿脚已不再灵便

您的牙齿也稀稀落落

就连您引以为豪的做饭洗衣

也变成了孙辈们口中不可口的代名词

此刻在机场,我们即将再次分别

我和您相视无言,却泪如雨注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凌晨(外二首)

◎ 董庆磊

凌晨,鸦默雀静

野草和野花睡在一起

  路灯和马路睡在一起

  只有星星眨巴着眼睛,围拢过来

听蓝色星球重复亘古不变的故事

 

世界,静得像母亲的针线

在我的衣衫上耳语

天亮就要远行

一只粗糙的大手掖了掖

我的被角,把温暖送到我的梦中

 

  被 子

打开那盏

许久未用的最亮的灯

戴上那副

度数不合适的老花镜

 

母亲抱出棉絮和被套

为即将远行的儿子

缝制一床新棉被

 

她用枯枝似的手

笨拙却又认真地

将满腔的爱和虔诚

缝进被子

 

  母 亲

您终于来到儿子的城市

和您一起的

还有一口袋药丸

和连夜缝制的被褥,您说怕我冷

 

我已经记不起有多久

没有好好地看看母亲了

岁月因此趁虚而入

化作银丝爬满了您的双鬓

甚至无情地拿刻刀

在您可爱的脸上划了一道道痕

 

您说老了就是这样

您的腿脚已不再灵便

您的牙齿也稀稀落落

就连您引以为豪的做饭洗衣

也变成了孙辈们口中不可口的代名词

此刻在机场,我们即将再次分别

我和您相视无言,却泪如雨注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