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信仰

时间: 2018-07-03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873

曾有人对我说:“一个人如果没有信仰,他的灵魂必然是苍白的。”信仰,信仰是什么?可以理解为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极其相信和尊敬。一个人稳定的信仰尤其是政治信仰,往往经得住时间的磨砺,甚至生与死的考验,譬如小说《红岩》中的共产党员江姐的信仰。

我曾在空军昆明干休所,采访过我国第一枚实战氢弾投掷飞行员杨国祥老人。那时,我只知道1972年1月7日我国第一枚氢弾的试验成功,却不知那其实是第二次投掷才成功的。当1971年12月30日第一次投掷时,杨国祥在高空发现投掷故障,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载着具有数万吨梯恩梯当量的飞机,迫降到了安全地带。我问:“当时对你来说,跳伞无疑是最安全的,可你为什么不跳呢?”杨国祥说:“我不知道无人操控的飞机会落到哪里,为了保证试验场和观看区上千人的生命安全,我就算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跳伞!”他说,是党组织培养了他,作为一名党员,就要有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精神。从小在云南玉溪农村长大不善言辞的杨国祥,深深震撼了我。我想,这就是他的信仰吧。

十多年前,我在江津区一家军工企业子弟校当校长时,曾组织学生祭扫烈士墓,邀请一位老人到现场讲解烈士事迹。扫墓结束后,我付报酬表谢意,被他拒绝了。他说:“收了这钱,我会在烈士面前永远低着头。”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人,是江津区离休干部魏澹。他19岁参军,经历了多次枪林弹雨,离休后一心扑在了关心下一代工作上。他曾以个人名义,向希望工程捐资15.2万元,在有关单位筹集了4.7万元,还组织战友先后筹措了33.4万元,帮数百名濒临辍学的农村学生回到学校,改变了一大批山区儿童的命运。这位80多岁的老人,早该尽享天伦之乐了,但他却整日拖着抱病之躯,奔走在为素不相识的贫困儿童成长的帮扶路上。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呢?这难道不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崇高信仰吗?

“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我真的信了。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也说信仰

曾有人对我说:“一个人如果没有信仰,他的灵魂必然是苍白的。”信仰,信仰是什么?可以理解为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极其相信和尊敬。一个人稳定的信仰尤其是政治信仰,往往经得住时间的磨砺,甚至生与死的考验,譬如小说《红岩》中的共产党员江姐的信仰。

我曾在空军昆明干休所,采访过我国第一枚实战氢弾投掷飞行员杨国祥老人。那时,我只知道1972年1月7日我国第一枚氢弾的试验成功,却不知那其实是第二次投掷才成功的。当1971年12月30日第一次投掷时,杨国祥在高空发现投掷故障,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载着具有数万吨梯恩梯当量的飞机,迫降到了安全地带。我问:“当时对你来说,跳伞无疑是最安全的,可你为什么不跳呢?”杨国祥说:“我不知道无人操控的飞机会落到哪里,为了保证试验场和观看区上千人的生命安全,我就算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跳伞!”他说,是党组织培养了他,作为一名党员,就要有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精神。从小在云南玉溪农村长大不善言辞的杨国祥,深深震撼了我。我想,这就是他的信仰吧。

十多年前,我在江津区一家军工企业子弟校当校长时,曾组织学生祭扫烈士墓,邀请一位老人到现场讲解烈士事迹。扫墓结束后,我付报酬表谢意,被他拒绝了。他说:“收了这钱,我会在烈士面前永远低着头。”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人,是江津区离休干部魏澹。他19岁参军,经历了多次枪林弹雨,离休后一心扑在了关心下一代工作上。他曾以个人名义,向希望工程捐资15.2万元,在有关单位筹集了4.7万元,还组织战友先后筹措了33.4万元,帮数百名濒临辍学的农村学生回到学校,改变了一大批山区儿童的命运。这位80多岁的老人,早该尽享天伦之乐了,但他却整日拖着抱病之躯,奔走在为素不相识的贫困儿童成长的帮扶路上。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呢?这难道不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崇高信仰吗?

“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我真的信了。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