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自治”中的“五士品牌”

时间: 2019-07-15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319

何小彬(右二)在走访群众(资料图)

7月4日,是合川区香龙镇的赶集日。一大早,枣梨村的渔民李婆婆就赶到镇政府办公楼要找综治办主任何小彬。

“婆婆,遇到啥子事情了?”以为李婆婆有困难求助,何小彬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问道。

“小彬娃,你哪天有空啊?走我屋吃鱼。”原来,李婆婆捞了一条20多斤的鱼,想邀请何小彬一起分享,但何小彬婉言谢绝了李婆婆的好意。

李婆婆为何大老远要邀请何小彬去吃鱼?

其实,何小彬与李婆婆并没有特殊关系,枣梨村是他2009年考上村官分配的第一个驻村点,那时何小彬每年要把枣梨村的600户2300名群众走访4遍以上,每户群众的情况了解得清清楚楚。即便2011年调到镇上,他每个月都要回村里走访一次,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村民们早已把他当作了亲人,赶集日还会经常到他办公室摆龙门阵。

1985年出生的何小彬是地道的合川人,在香龙镇已工作10年,现任合川区香龙镇综治办主任。“我的工作职责就是让社会更平安,让百姓更满意。”何小彬说,去年以来,香龙镇打造的社会治理创新品牌——“小院自治”,推行“香贤”参与的基层协商自治模式,使得香龙镇群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2018年,香龙镇群众安全感指数达到99.98%。

平时住单位宿舍,周末才回家

“何主任,吴平(化名)刚打电话来说愿意接受调解了。”某个周末,何小彬刚回到在合川城区的家,就接到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何小彬立即又下楼启动车辆,往香龙镇赶。

“他主动打电话来,说明有戏了。”何小彬介绍,吴平是香龙镇流溪河村人,他家房屋被邻居李强(化名)驾驶货车拉货时不小心撞毁了一面承重墙。经《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强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他也愿意承担责任,然而,双方在事故赔偿金额上产生了纠纷。

吴平觉得,房屋的一面承重墙被撞毁,房子已无法居住人,按现在房价算,怎么也要十几万的赔偿款;而李强觉得那房子本就是危房,也没人居住,最多赔5000元钱。

由于双方意见差距悬殊,架都吵了无数次,吴平还多次让父亲到李强家门前蹲守,影响李强一家的日常生活,李强多次报警。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几次通知双方坐下来好好沟通,但收效甚微。何小彬在走访中了解到这个情况,主动让社区联系双方,决定由镇综治办来主持调解。

可眼看好不容易双方愿意坐下来,何小彬满怀信心地赶到调解现场,哪晓得双方一见面临时又“反水”。

“我不要十万块钱,也要八万块钱噻!”

“那我也多赔点嘛,5001块钱怎么样嘛。”

双方在现场再次吵起来。何小彬看出来这两人坐在一起就是在赌气,决定将两人分开分别调解。

“吴老师,你房子本就没人住,早就列为危房了,那房子也值不了多少钱;再说,你让父亲跑去人家门前蹲起是不对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他是可以追究你的噢……”

“李老师,你们就隔了十几米,不要伤了邻居和气。赔几千元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是啥大事情,要是他一气之下让你把房屋恢复原样,你投入还要多些……”

何小彬带着综治办和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一起分别从法律、事实和邻里关系入手,逐步缓和双方紧张气氛。经过四个小时的耐心调解,吴平终于向李强表示前面要价确实过高,对此表示歉意;李强也觉得自己处事态度不好,希望吴平不要介意。最终双方约定赔偿6500元,事情得以解决。

“其实他们就是赌一口气,气顺了,问题就好解决了。”事后,何小彬说,做基层群众工作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细致,再根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群众矛盾纠纷才能更有效地化解。“综治工作比较复杂,要确保辖区的稳定,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何小彬说,他平日都住在单位宿舍,遇上什么事情也方便处理,只有周末才回一趟家。

打造“小院自治”社会治理创新品牌

“作为乡镇政法综治干部,接触最多的就是基层群众,无论是加强法治建设、维护公平正义、社会治安防控,还是矛盾纠纷化解、安全隐患整治、突发事件处理,群众都是参与者,离开了他们,政法综治工作便难以推进。”何小彬说,这是他在基层10年的工作心得,同时也是工作经验。

“在每个院落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既得人心又热心的人,为何不借用他们的力量来协助我们?”2018年,在香龙镇推行网格化管理工作中,何小彬在办公室与同事一合计,决定以院落为单位,在各个网格划小治理单元,打造“智慧乡村、自治小院”品牌,推行“香贤”参与的基层协商自治模式,同时探索以“香龙是故里、香龙一家亲”为主线,以“党员干部走在前、人人都是调解员”的理念推行院坝亲情调解,力争矛盾在哪里产生,就在哪里化解,将矛盾纠纷调解在田间地头。

于是,一场“百千万”(即划百座院落,寻千名“香贤”,访万户群众)专项行动在合川区香龙镇红火地开展起来。何小彬将全镇分为340个小院,零报酬选贤用贤,每个小院设立“五士” :公益绅士、是非辩士、消息说士、平安骑士和爱心善士。

“像打扫公共区域清洁卫生这样的院落公益事业和公共设施维护就是公益绅士的活儿。”何小彬介绍,“是非辩士”牵头调解矛盾纠纷,“消息说士”牵头向群众传达党委政府政策,并帮群众反馈意见和建议,“平安骑士”协助处理突发事件、整改安全隐患,“爱心善士”帮助有困难的群众解决问题,如帮助行动不变的老人洗衣做饭等,充分调动群众参与小院自治。

据介绍,经过一年多来的发展,香龙镇已经形成一支威望较高、能力较强、乐于奉献、年龄结构合理、群众认可的“香贤”队伍。

“他们正活跃在各个小院并积极发挥作用,对我们的平安建设工作来说也是事半功倍。”何小彬说,通过“香贤”的参与,全镇小院环境更加清新、邻里更加和谐、干群更加融洽、社会更加稳定。

据了解,通过何小彬提出的“百千万”行动,香龙镇群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2018年,香龙镇群众安全感指数达到99.98%。

“其实我们综治办没有什么辉煌成绩,但是通过我们平凡的工作降低了社会风险,即使工作累点,我也觉得值得!”何小彬说,在香龙镇一呆就是10年,自己从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摇身一变,如今已是3岁孩子的父亲,香龙镇承载了他年轻时的热情,更孕育着他对未来工作的更多创新和成绩,他会继续在这片土地上与平安建设同行,与辖区群众共进。

记 者 杨 雪 实习生 文雅琪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小院自治”中的“五士品牌”

何小彬(右二)在走访群众(资料图)

7月4日,是合川区香龙镇的赶集日。一大早,枣梨村的渔民李婆婆就赶到镇政府办公楼要找综治办主任何小彬。

“婆婆,遇到啥子事情了?”以为李婆婆有困难求助,何小彬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问道。

“小彬娃,你哪天有空啊?走我屋吃鱼。”原来,李婆婆捞了一条20多斤的鱼,想邀请何小彬一起分享,但何小彬婉言谢绝了李婆婆的好意。

李婆婆为何大老远要邀请何小彬去吃鱼?

其实,何小彬与李婆婆并没有特殊关系,枣梨村是他2009年考上村官分配的第一个驻村点,那时何小彬每年要把枣梨村的600户2300名群众走访4遍以上,每户群众的情况了解得清清楚楚。即便2011年调到镇上,他每个月都要回村里走访一次,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村民们早已把他当作了亲人,赶集日还会经常到他办公室摆龙门阵。

1985年出生的何小彬是地道的合川人,在香龙镇已工作10年,现任合川区香龙镇综治办主任。“我的工作职责就是让社会更平安,让百姓更满意。”何小彬说,去年以来,香龙镇打造的社会治理创新品牌——“小院自治”,推行“香贤”参与的基层协商自治模式,使得香龙镇群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2018年,香龙镇群众安全感指数达到99.98%。

平时住单位宿舍,周末才回家

“何主任,吴平(化名)刚打电话来说愿意接受调解了。”某个周末,何小彬刚回到在合川城区的家,就接到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何小彬立即又下楼启动车辆,往香龙镇赶。

“他主动打电话来,说明有戏了。”何小彬介绍,吴平是香龙镇流溪河村人,他家房屋被邻居李强(化名)驾驶货车拉货时不小心撞毁了一面承重墙。经《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强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他也愿意承担责任,然而,双方在事故赔偿金额上产生了纠纷。

吴平觉得,房屋的一面承重墙被撞毁,房子已无法居住人,按现在房价算,怎么也要十几万的赔偿款;而李强觉得那房子本就是危房,也没人居住,最多赔5000元钱。

由于双方意见差距悬殊,架都吵了无数次,吴平还多次让父亲到李强家门前蹲守,影响李强一家的日常生活,李强多次报警。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几次通知双方坐下来好好沟通,但收效甚微。何小彬在走访中了解到这个情况,主动让社区联系双方,决定由镇综治办来主持调解。

可眼看好不容易双方愿意坐下来,何小彬满怀信心地赶到调解现场,哪晓得双方一见面临时又“反水”。

“我不要十万块钱,也要八万块钱噻!”

“那我也多赔点嘛,5001块钱怎么样嘛。”

双方在现场再次吵起来。何小彬看出来这两人坐在一起就是在赌气,决定将两人分开分别调解。

“吴老师,你房子本就没人住,早就列为危房了,那房子也值不了多少钱;再说,你让父亲跑去人家门前蹲起是不对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他是可以追究你的噢……”

“李老师,你们就隔了十几米,不要伤了邻居和气。赔几千元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是啥大事情,要是他一气之下让你把房屋恢复原样,你投入还要多些……”

何小彬带着综治办和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一起分别从法律、事实和邻里关系入手,逐步缓和双方紧张气氛。经过四个小时的耐心调解,吴平终于向李强表示前面要价确实过高,对此表示歉意;李强也觉得自己处事态度不好,希望吴平不要介意。最终双方约定赔偿6500元,事情得以解决。

“其实他们就是赌一口气,气顺了,问题就好解决了。”事后,何小彬说,做基层群众工作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细致,再根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群众矛盾纠纷才能更有效地化解。“综治工作比较复杂,要确保辖区的稳定,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何小彬说,他平日都住在单位宿舍,遇上什么事情也方便处理,只有周末才回一趟家。

打造“小院自治”社会治理创新品牌

“作为乡镇政法综治干部,接触最多的就是基层群众,无论是加强法治建设、维护公平正义、社会治安防控,还是矛盾纠纷化解、安全隐患整治、突发事件处理,群众都是参与者,离开了他们,政法综治工作便难以推进。”何小彬说,这是他在基层10年的工作心得,同时也是工作经验。

“在每个院落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既得人心又热心的人,为何不借用他们的力量来协助我们?”2018年,在香龙镇推行网格化管理工作中,何小彬在办公室与同事一合计,决定以院落为单位,在各个网格划小治理单元,打造“智慧乡村、自治小院”品牌,推行“香贤”参与的基层协商自治模式,同时探索以“香龙是故里、香龙一家亲”为主线,以“党员干部走在前、人人都是调解员”的理念推行院坝亲情调解,力争矛盾在哪里产生,就在哪里化解,将矛盾纠纷调解在田间地头。

于是,一场“百千万”(即划百座院落,寻千名“香贤”,访万户群众)专项行动在合川区香龙镇红火地开展起来。何小彬将全镇分为340个小院,零报酬选贤用贤,每个小院设立“五士” :公益绅士、是非辩士、消息说士、平安骑士和爱心善士。

“像打扫公共区域清洁卫生这样的院落公益事业和公共设施维护就是公益绅士的活儿。”何小彬介绍,“是非辩士”牵头调解矛盾纠纷,“消息说士”牵头向群众传达党委政府政策,并帮群众反馈意见和建议,“平安骑士”协助处理突发事件、整改安全隐患,“爱心善士”帮助有困难的群众解决问题,如帮助行动不变的老人洗衣做饭等,充分调动群众参与小院自治。

据介绍,经过一年多来的发展,香龙镇已经形成一支威望较高、能力较强、乐于奉献、年龄结构合理、群众认可的“香贤”队伍。

“他们正活跃在各个小院并积极发挥作用,对我们的平安建设工作来说也是事半功倍。”何小彬说,通过“香贤”的参与,全镇小院环境更加清新、邻里更加和谐、干群更加融洽、社会更加稳定。

据了解,通过何小彬提出的“百千万”行动,香龙镇群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2018年,香龙镇群众安全感指数达到99.98%。

“其实我们综治办没有什么辉煌成绩,但是通过我们平凡的工作降低了社会风险,即使工作累点,我也觉得值得!”何小彬说,在香龙镇一呆就是10年,自己从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摇身一变,如今已是3岁孩子的父亲,香龙镇承载了他年轻时的热情,更孕育着他对未来工作的更多创新和成绩,他会继续在这片土地上与平安建设同行,与辖区群众共进。

记 者 杨 雪 实习生 文雅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