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歌

时间: 2019-09-30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639

因为钟情,所以把大家熟知的一句广告词改成了:“世界上有两个茶山竹海,一个在重庆永川,一个在我们心中。”但,这不是广告词,这是我们“渝西人”自己的故事。

2016年6月23日,一场特大暴雨改变了“渝西人”的命运。突如其来的山洪泥石流,冲毁了位于永川区红炉镇的监管设施,渝西监狱整体搬迁回茶山竹海。从此,我们开启了自由出入4A级风景区的幸福模式,并在与茶山竹海相伴相守中,谱写出一阕荡气回肠的恋歌。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环境艰险。这里有如带如龙的盘山公路,可以通往诗和远方;这里有如慕如诉的漫长雨季,可以引人缠绵悱恻;这里有如纱如幔的云雾缭绕,可以再现人间仙境。然而,对于我们“渝西人”而言:每天都有车辆进出,交通安全风险极大、不利出行;长期生活在这里,衣被潮湿容易患风湿皮肤病;坚守在特殊阵地,加重了工作量。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望见山下的永川新城,虽远离了尘世喧嚣,但也意味着我们有家不能归;一到晴朗的夜晚,还可以望见满城璀璨的灯火,但那是家中亲人望眼欲穿的牵挂和思念。不是我们不懂浪漫,实在是享受浪漫需要付出的代价太沉重。正所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历史厚重。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个年头,走过民族独立和解放的烽火岁月,革命前辈押解着罪犯,来到了猛兽出没、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披荆斩棘,种茶修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罪犯刑满走了一茬又一茬,他们依旧在大山里劳心劳力,直到青丝变白发、沟壑满额际,直到永远地长眠在大山深处,其中就有肖德富老红军,老红军墓至今犹静静地矗立在青松翠竹环绕的茶台,默默守护着他最后战斗过的这片土地。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接力,才换来了位列全国十大茶场的“新胜茶场”以及拥有万亩茶园的“茶山”称谓,以及一个甲子多紧紧跟随共和国步伐的光辉历史。至于竹海,我们还应该记住它还是我们的干警牺牲地。1993年9月14日,箕山扇子湾路段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野外带班的民警罗昭和因公殉职成为山体的一部分。我们今天所见的苍松挺拔、秀竹滴翠、新茶吐蕊,无不是他们改造自然改造人的精神结晶,如果没有他们热血、汗滴的沃灌,茶山竹海将失去灵气。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忘我奉献。70载风雨兼程,70载沧桑巨变,铸就了新中国的辉煌。我们监狱人既是见证者,更是建设者、守护者。1996年,原新胜茶场即今天的永川监狱随着布局调整下山,先后迁至月琴坝和永川城郊游家湾,现正在建设新监狱;2009年5月7日,渝西监狱从永川监狱分离,先后在西山黄泥塘和月琴坝办公,算来已经是第三次上山。67年的耕耘付出,让我们知道,“渝西人”的根和魂在茶山在竹海。而且在茶山竹海,我们还诠释了新的“茶竹精神”,那就是吃苦乐苦、虚心有节。曾被评为“全国监狱工作先进个人”的民警陈伟,2016年5月21日,正在上班的他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赶回家与家人商量好父亲的后事后,第二天一早便赶回了监狱,原因是他包管的一名服刑人员当时正处于教育转化的关键阶段。离开时,他跪在父亲遗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每一次头触地,他的眼泪都大瓣大瓣地摔落在地板上。“90后”民警周栩铖,在妻子临近预产期仍坚守岗位,2015年1月4日晚进入监区值班,第二天上午交班出来,看到手机上60多个未接来电才得知女儿出生。2017年9月2日,副分监区长的他遇到同事急事请假,他主动顶班,再一次错过小儿子的出生,留下了终生的愧疚。百日安全大会战中,参加国庆安保特警队战训的副分监区长李信,训练中左手小指脱臼,整只手肿得像熊掌,依旧带伤参训,没有落下一期训练;民警何龙妻子生小孩,第三天就返回工作岗位,主动放弃剩余的护理假;民警徐家勇痛风发作,手脚严重变形,疼痛难忍,依旧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将来,我们还要带着茶竹精神再次下山回到游家湾。到那时,我们与永川监狱、茶山竹海都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如同“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全体国人一样,这段“吃苦不言苦”的经历,就是我们奉献给祖国母亲的特别礼物!

值新中国70华诞,作文以记之。


◎胡鑫(渝西监狱监狱长)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恋歌

因为钟情,所以把大家熟知的一句广告词改成了:“世界上有两个茶山竹海,一个在重庆永川,一个在我们心中。”但,这不是广告词,这是我们“渝西人”自己的故事。

2016年6月23日,一场特大暴雨改变了“渝西人”的命运。突如其来的山洪泥石流,冲毁了位于永川区红炉镇的监管设施,渝西监狱整体搬迁回茶山竹海。从此,我们开启了自由出入4A级风景区的幸福模式,并在与茶山竹海相伴相守中,谱写出一阕荡气回肠的恋歌。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环境艰险。这里有如带如龙的盘山公路,可以通往诗和远方;这里有如慕如诉的漫长雨季,可以引人缠绵悱恻;这里有如纱如幔的云雾缭绕,可以再现人间仙境。然而,对于我们“渝西人”而言:每天都有车辆进出,交通安全风险极大、不利出行;长期生活在这里,衣被潮湿容易患风湿皮肤病;坚守在特殊阵地,加重了工作量。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望见山下的永川新城,虽远离了尘世喧嚣,但也意味着我们有家不能归;一到晴朗的夜晚,还可以望见满城璀璨的灯火,但那是家中亲人望眼欲穿的牵挂和思念。不是我们不懂浪漫,实在是享受浪漫需要付出的代价太沉重。正所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历史厚重。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个年头,走过民族独立和解放的烽火岁月,革命前辈押解着罪犯,来到了猛兽出没、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披荆斩棘,种茶修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罪犯刑满走了一茬又一茬,他们依旧在大山里劳心劳力,直到青丝变白发、沟壑满额际,直到永远地长眠在大山深处,其中就有肖德富老红军,老红军墓至今犹静静地矗立在青松翠竹环绕的茶台,默默守护着他最后战斗过的这片土地。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接力,才换来了位列全国十大茶场的“新胜茶场”以及拥有万亩茶园的“茶山”称谓,以及一个甲子多紧紧跟随共和国步伐的光辉历史。至于竹海,我们还应该记住它还是我们的干警牺牲地。1993年9月14日,箕山扇子湾路段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野外带班的民警罗昭和因公殉职成为山体的一部分。我们今天所见的苍松挺拔、秀竹滴翠、新茶吐蕊,无不是他们改造自然改造人的精神结晶,如果没有他们热血、汗滴的沃灌,茶山竹海将失去灵气。

爱恋伊,缘于其美在于忘我奉献。70载风雨兼程,70载沧桑巨变,铸就了新中国的辉煌。我们监狱人既是见证者,更是建设者、守护者。1996年,原新胜茶场即今天的永川监狱随着布局调整下山,先后迁至月琴坝和永川城郊游家湾,现正在建设新监狱;2009年5月7日,渝西监狱从永川监狱分离,先后在西山黄泥塘和月琴坝办公,算来已经是第三次上山。67年的耕耘付出,让我们知道,“渝西人”的根和魂在茶山在竹海。而且在茶山竹海,我们还诠释了新的“茶竹精神”,那就是吃苦乐苦、虚心有节。曾被评为“全国监狱工作先进个人”的民警陈伟,2016年5月21日,正在上班的他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赶回家与家人商量好父亲的后事后,第二天一早便赶回了监狱,原因是他包管的一名服刑人员当时正处于教育转化的关键阶段。离开时,他跪在父亲遗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每一次头触地,他的眼泪都大瓣大瓣地摔落在地板上。“90后”民警周栩铖,在妻子临近预产期仍坚守岗位,2015年1月4日晚进入监区值班,第二天上午交班出来,看到手机上60多个未接来电才得知女儿出生。2017年9月2日,副分监区长的他遇到同事急事请假,他主动顶班,再一次错过小儿子的出生,留下了终生的愧疚。百日安全大会战中,参加国庆安保特警队战训的副分监区长李信,训练中左手小指脱臼,整只手肿得像熊掌,依旧带伤参训,没有落下一期训练;民警何龙妻子生小孩,第三天就返回工作岗位,主动放弃剩余的护理假;民警徐家勇痛风发作,手脚严重变形,疼痛难忍,依旧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将来,我们还要带着茶竹精神再次下山回到游家湾。到那时,我们与永川监狱、茶山竹海都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如同“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全体国人一样,这段“吃苦不言苦”的经历,就是我们奉献给祖国母亲的特别礼物!

值新中国70华诞,作文以记之。


◎胡鑫(渝西监狱监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