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梦驿站

时间: 2022-08-1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345

  ◎ 文猛

  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当铁路、公路、飞机这些现代化的交通不断缩短我们的时空和距离,今天在路上的人们,已经很难有古人这般“断肠人在天涯”的行路感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的沧桑巨变给了罗田古镇的失落和淡出。在没有公路没有铁路的年代,渝东古镇罗田作为川鄂两省陆上交通的必经之地,我们的父辈祖辈不管是从湖北利川到重庆万州,还是从万州到利川,行路的人们都得必经罗田这方旱码头,投向店铺林立、酒旗飘扬的古街,枕梦之后第二天再踏旅程。旅途的劳顿,风霜的凄厉,一碗茶的等待,一碗热汤的等待,一方梦枕的等待,就有了力量,有了渴盼。罗田,成了行路人一方枕梦的驿站。

  有了公路,有了铁路,有了汽车火车,我们却没有了那种渴盼的幸福,枕梦的期待。曾经从万州出发,沿着古道走向罗田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如今从万州出发,经过万州到龙驹的高速公路,从龙驹踏入罗田地界,山势渐高,青山渐绿,暑热渐褪,到达罗田古镇上就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我们的祖辈无法想象出的快捷,这也是远远近近的人们奔赴罗田的理由,感觉罗田就是城市后山的一方田园,不是我们要经过的驿站,是我们心灵的驿站。

  登上有名的罗田大小二寨,两寨之中呈现出一垭口,向导说那就是有名的柳阳坪垭口。站在垭口望去,眼前豁然开朗,满目梯田,在绵延起伏的山坡上层层叠叠,层层翠绿中村庄、小桥、犬吠、鸡鸣,宁静怡然。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是这种意境。

  向导说,罗田自古出贡米,米香川鄂。这里的梯田层层向上,四季景色各异,田美如诗,俨然一片世外桃源。

  今天的罗田人在稻田中养鱼,鱼儿肥美,稻谷更香,让这片土地真正成了鱼米之乡。在石头上种植石斛,让石头开花,成为西南著名的石斛原产地。

  走向梯田,走向古镇,走向罗田那一方方宁静的院落,回望美丽的大小二寨,如同两后生守护着罗田,山形之美,山青之幽,我感觉这二山应该有更文气的名字,罗田人就叫他们大小二寨,简洁朴实,如同这方土地这方人民。

  踏进古镇,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街道上,选了家茶馆,要了一壶茶把自己灌个通透,所有的劳顿,所有的征尘,荡然无存,这才深深地理解父辈们当年,渴盼早日赶到这个旅途中的幺店子,那份迫切的幸福。

  古镇三条老街呈“之”字形,我不知道当初依水而居的古镇,是随意中建出的“之”字,还是刻意的“之”字,给了我们解读的乐趣。“之”在古汉语中是承上启下的连贯词,这就赋予了古镇在古道上的位置,赋予了罗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的位置,赋予了人们踏入古镇那滔滔不绝的话语。

  从“之”字的起笔开始造访古镇,古镇人说起笔应该是那座古老的字库塔,这就赋予了这座边贸古镇的文化高度,让他有别于一般的古时幺店子,在充满酒香、茶香、饭香、脂粉香的同时,有了墨香的高度。字库塔是专为文人们烧字纸修建的,塔高7.5米,为仿木重檐阁式建筑,塔顶呈宝瓶形。在中国尚留的字库塔很多,小小的罗田古时就有五座,现在仅剩下这一座,但这一座足以让人肃然起敬。塔身上刻有对联“惜今人敬字,教古圣明文”和“蝌蚪云霞焕,鸿篇日月光”,太贴切,太精彩。

  住在字库塔边古镇上一姓李的老人走过来,他是这座字库塔的守望者和保护者。他邀请我们在他家坐下,磨好墨,铺开纸,看了一眼神龛上的油灯,写了一副上联:“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然后将纸笔推给我,我想了好半天,突然见到墙上的老秤,马上有了:“乌龙上壁,身披万点霞光”。李老脸上露出笑容,忙吩咐儿女上茶。李老又写:“宝塔尖尖,七层四方八面”。我马上回写:“玉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李老抚弄着长须很是兴奋,忙叫上点心。李老见门前走过一耕作归家的老农,写道:“迷梦雨至,难耕垅上之田”,我接道:“泥泞路途,谁作东家之主”。李老开心地大笑,忙叫家人赶快准备晚饭,要与我们对饮一番。

  将刚写的墨宝放进字库塔焚烧,表达我们的敬畏和怀念。带着朦胧的酒意、吟诗对联的兴奋、旅途的劳顿,关掉手机,我们睡在古镇磨刀溪边的吊脚楼上,没有尘世的喧嚣,忘却时间,忘却劳顿,忘却物价,忘却银行的催账单,忘却医院的体检表,溪水潺潺,凉风习习,满天星斗,一夜好梦。

  清晨起来,继续我们的古道。向导提来个大竹筒,说要去街后关庙背后的罗汉井取水路上喝。拜祭了关庙,来到背后的罗汉井,一大肚罗汉左手拿书,右手拿扇,稳坐龙腰嬉笑着,用竹筒从龙口接满泉水,果然清澈凉爽,甘甜如蔗。

  背上竹筒走到古镇头,便见名扬天下的古老的普济桥。桥上龙头口含龙珠,龙尾悬于石拱正中。桥身两侧是石亭廊,桥上石狮、石象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石亭廊上书“德厚留光”和“察地利而通南北,尽人力以济往来”。含义深远,和谐感人。桥下磨刀溪流水潺潺,傍街而过,在两岸茂林修竹的衬托下,轻柔妩媚,令人陶醉。

  从普济桥返回古道上,走不到50米,就见两巨石相拥而成一高2.5米、宽2.2米的天然石洞。走过石洞,回头一望,石洞上刻有“似桃源”三个大字,从石洞望进去,古镇、梯田尽收眼底,豁然开朗,我疑心当初陶渊明就是从这个石洞发现了他理想中的世外桃源:“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但这绝不是陶渊明笔下那梦中的桃源,这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人间仙境桃源,因为在那里我有过好梦,有过美食。

  瞩望前路,古道上方就是万州到利川的公路、高速公路、铁路,因为这些,已经很少有人再走古道,青石板铺就的古道早已杂草丛生,遮住了远路,但毕竟古道还在,因为我要去的利川就在前方。

  回望山洞,回望似桃源,仿佛有歌飘出,我知道那是淳朴的罗田人在用古老的罗田送客歌欢送我们。

  (作者系市作协主席团委员、万州区作协主席)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枕梦驿站

  ◎ 文猛

  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当铁路、公路、飞机这些现代化的交通不断缩短我们的时空和距离,今天在路上的人们,已经很难有古人这般“断肠人在天涯”的行路感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的沧桑巨变给了罗田古镇的失落和淡出。在没有公路没有铁路的年代,渝东古镇罗田作为川鄂两省陆上交通的必经之地,我们的父辈祖辈不管是从湖北利川到重庆万州,还是从万州到利川,行路的人们都得必经罗田这方旱码头,投向店铺林立、酒旗飘扬的古街,枕梦之后第二天再踏旅程。旅途的劳顿,风霜的凄厉,一碗茶的等待,一碗热汤的等待,一方梦枕的等待,就有了力量,有了渴盼。罗田,成了行路人一方枕梦的驿站。

  有了公路,有了铁路,有了汽车火车,我们却没有了那种渴盼的幸福,枕梦的期待。曾经从万州出发,沿着古道走向罗田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如今从万州出发,经过万州到龙驹的高速公路,从龙驹踏入罗田地界,山势渐高,青山渐绿,暑热渐褪,到达罗田古镇上就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我们的祖辈无法想象出的快捷,这也是远远近近的人们奔赴罗田的理由,感觉罗田就是城市后山的一方田园,不是我们要经过的驿站,是我们心灵的驿站。

  登上有名的罗田大小二寨,两寨之中呈现出一垭口,向导说那就是有名的柳阳坪垭口。站在垭口望去,眼前豁然开朗,满目梯田,在绵延起伏的山坡上层层叠叠,层层翠绿中村庄、小桥、犬吠、鸡鸣,宁静怡然。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是这种意境。

  向导说,罗田自古出贡米,米香川鄂。这里的梯田层层向上,四季景色各异,田美如诗,俨然一片世外桃源。

  今天的罗田人在稻田中养鱼,鱼儿肥美,稻谷更香,让这片土地真正成了鱼米之乡。在石头上种植石斛,让石头开花,成为西南著名的石斛原产地。

  走向梯田,走向古镇,走向罗田那一方方宁静的院落,回望美丽的大小二寨,如同两后生守护着罗田,山形之美,山青之幽,我感觉这二山应该有更文气的名字,罗田人就叫他们大小二寨,简洁朴实,如同这方土地这方人民。

  踏进古镇,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街道上,选了家茶馆,要了一壶茶把自己灌个通透,所有的劳顿,所有的征尘,荡然无存,这才深深地理解父辈们当年,渴盼早日赶到这个旅途中的幺店子,那份迫切的幸福。

  古镇三条老街呈“之”字形,我不知道当初依水而居的古镇,是随意中建出的“之”字,还是刻意的“之”字,给了我们解读的乐趣。“之”在古汉语中是承上启下的连贯词,这就赋予了古镇在古道上的位置,赋予了罗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的位置,赋予了人们踏入古镇那滔滔不绝的话语。

  从“之”字的起笔开始造访古镇,古镇人说起笔应该是那座古老的字库塔,这就赋予了这座边贸古镇的文化高度,让他有别于一般的古时幺店子,在充满酒香、茶香、饭香、脂粉香的同时,有了墨香的高度。字库塔是专为文人们烧字纸修建的,塔高7.5米,为仿木重檐阁式建筑,塔顶呈宝瓶形。在中国尚留的字库塔很多,小小的罗田古时就有五座,现在仅剩下这一座,但这一座足以让人肃然起敬。塔身上刻有对联“惜今人敬字,教古圣明文”和“蝌蚪云霞焕,鸿篇日月光”,太贴切,太精彩。

  住在字库塔边古镇上一姓李的老人走过来,他是这座字库塔的守望者和保护者。他邀请我们在他家坐下,磨好墨,铺开纸,看了一眼神龛上的油灯,写了一副上联:“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然后将纸笔推给我,我想了好半天,突然见到墙上的老秤,马上有了:“乌龙上壁,身披万点霞光”。李老脸上露出笑容,忙吩咐儿女上茶。李老又写:“宝塔尖尖,七层四方八面”。我马上回写:“玉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李老抚弄着长须很是兴奋,忙叫上点心。李老见门前走过一耕作归家的老农,写道:“迷梦雨至,难耕垅上之田”,我接道:“泥泞路途,谁作东家之主”。李老开心地大笑,忙叫家人赶快准备晚饭,要与我们对饮一番。

  将刚写的墨宝放进字库塔焚烧,表达我们的敬畏和怀念。带着朦胧的酒意、吟诗对联的兴奋、旅途的劳顿,关掉手机,我们睡在古镇磨刀溪边的吊脚楼上,没有尘世的喧嚣,忘却时间,忘却劳顿,忘却物价,忘却银行的催账单,忘却医院的体检表,溪水潺潺,凉风习习,满天星斗,一夜好梦。

  清晨起来,继续我们的古道。向导提来个大竹筒,说要去街后关庙背后的罗汉井取水路上喝。拜祭了关庙,来到背后的罗汉井,一大肚罗汉左手拿书,右手拿扇,稳坐龙腰嬉笑着,用竹筒从龙口接满泉水,果然清澈凉爽,甘甜如蔗。

  背上竹筒走到古镇头,便见名扬天下的古老的普济桥。桥上龙头口含龙珠,龙尾悬于石拱正中。桥身两侧是石亭廊,桥上石狮、石象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石亭廊上书“德厚留光”和“察地利而通南北,尽人力以济往来”。含义深远,和谐感人。桥下磨刀溪流水潺潺,傍街而过,在两岸茂林修竹的衬托下,轻柔妩媚,令人陶醉。

  从普济桥返回古道上,走不到50米,就见两巨石相拥而成一高2.5米、宽2.2米的天然石洞。走过石洞,回头一望,石洞上刻有“似桃源”三个大字,从石洞望进去,古镇、梯田尽收眼底,豁然开朗,我疑心当初陶渊明就是从这个石洞发现了他理想中的世外桃源:“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但这绝不是陶渊明笔下那梦中的桃源,这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人间仙境桃源,因为在那里我有过好梦,有过美食。

  瞩望前路,古道上方就是万州到利川的公路、高速公路、铁路,因为这些,已经很少有人再走古道,青石板铺就的古道早已杂草丛生,遮住了远路,但毕竟古道还在,因为我要去的利川就在前方。

  回望山洞,回望似桃源,仿佛有歌飘出,我知道那是淳朴的罗田人在用古老的罗田送客歌欢送我们。

  (作者系市作协主席团委员、万州区作协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