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人

时间: 2022-10-28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239

  ◎ 李江华

  2003年,我16岁,在县城读高一。

  一个周五下午放假,独自回家,没有跟往常一样坐城乡直达客车,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线,先坐一段短途客车,再沿着铁路走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家了。

  这条路线,之前从未全程走过,但心里大概清楚,应该错不了。

  客车到站,已是傍晚,开始步行。

  途经一段铁路隧道,长约2公里,呈弯弧状,要走半小时。站在洞口往里看,外面夕阳斜照,里面黑暗幽深。难免会有点心虚,可也别无他法了,唯有硬着头皮上。

  初入隧道时,背后一片光亮,照亮前行的路,步伐坚定快速。

  慢慢往里走,身后的光开始变得暗淡,眼前的路渐渐看不清楚,回望洞口也越来越小,像石拱桥的桥洞,像晒粮食的簸箕,像抛起的乒乓球……

  直到我再一次回头,入口已经看不见,出口也没显露出来,四周尽是一片黑暗。由于是临时起意,也没有准备手电,仅能凭借多年在铁路上走路形成的步伐记忆摸索前行。

  脚下有规律地一步一步走着,脑中不自觉地一幕一幕闪着。想起听大人们说过洞里曾发生过抢劫案,伙伴们讲过这里的鬼故事,要是一不小心踩到蛇……

  呜!!!是火车来了。我停下思绪,赶忙离开铁轨,躲进行人避让洞。

  绿皮火车由远及近,闪烁耀眼的灯光,紧跟铁轨的振动,伴随震耳的轰鸣,从我身前风驰电掣般驶过。

  当我重新回到铁路轨道,火车疾行还掀来一阵风,轻柔抚过身体,心情顿然舒缓。

  再走一段,迎面就看见了一个光点,我知道那是出去的洞口。加快脚步,越往前走,洞口越大,如家里的灯光,如电影的屏幕,如高挂的满月……

  当我走出隧道,天色渐晚,豁然开朗,回首看去,隧洞内还是那般幽长深远,却没有什么足以畏惧的了。

  洞口的风很大,我迎着风,站稳脚跟,不被大风吹倒。当风从我的耳旁呼啸着掠过,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剧烈地跳动,享受着这艰难又快乐的旅途。

  2022年,我35岁,还在不停赶路,性格日益开朗,思想愈发达观,感悟这一路走来的成长,感动这一路走来看到的风景,感恩这一路走来遇到的朋友。

  (作者单位:梁平区人民检察院)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赶路人

  ◎ 李江华

  2003年,我16岁,在县城读高一。

  一个周五下午放假,独自回家,没有跟往常一样坐城乡直达客车,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线,先坐一段短途客车,再沿着铁路走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家了。

  这条路线,之前从未全程走过,但心里大概清楚,应该错不了。

  客车到站,已是傍晚,开始步行。

  途经一段铁路隧道,长约2公里,呈弯弧状,要走半小时。站在洞口往里看,外面夕阳斜照,里面黑暗幽深。难免会有点心虚,可也别无他法了,唯有硬着头皮上。

  初入隧道时,背后一片光亮,照亮前行的路,步伐坚定快速。

  慢慢往里走,身后的光开始变得暗淡,眼前的路渐渐看不清楚,回望洞口也越来越小,像石拱桥的桥洞,像晒粮食的簸箕,像抛起的乒乓球……

  直到我再一次回头,入口已经看不见,出口也没显露出来,四周尽是一片黑暗。由于是临时起意,也没有准备手电,仅能凭借多年在铁路上走路形成的步伐记忆摸索前行。

  脚下有规律地一步一步走着,脑中不自觉地一幕一幕闪着。想起听大人们说过洞里曾发生过抢劫案,伙伴们讲过这里的鬼故事,要是一不小心踩到蛇……

  呜!!!是火车来了。我停下思绪,赶忙离开铁轨,躲进行人避让洞。

  绿皮火车由远及近,闪烁耀眼的灯光,紧跟铁轨的振动,伴随震耳的轰鸣,从我身前风驰电掣般驶过。

  当我重新回到铁路轨道,火车疾行还掀来一阵风,轻柔抚过身体,心情顿然舒缓。

  再走一段,迎面就看见了一个光点,我知道那是出去的洞口。加快脚步,越往前走,洞口越大,如家里的灯光,如电影的屏幕,如高挂的满月……

  当我走出隧道,天色渐晚,豁然开朗,回首看去,隧洞内还是那般幽长深远,却没有什么足以畏惧的了。

  洞口的风很大,我迎着风,站稳脚跟,不被大风吹倒。当风从我的耳旁呼啸着掠过,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剧烈地跳动,享受着这艰难又快乐的旅途。

  2022年,我35岁,还在不停赶路,性格日益开朗,思想愈发达观,感悟这一路走来的成长,感动这一路走来看到的风景,感恩这一路走来遇到的朋友。

  (作者单位:梁平区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