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厨”

时间: 2023-02-03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009

  ◎ 杨超

  春节走亲访友,常常是“别人煮饭,我在旁边看”,或者独自喝茶、看书、玩手机、闲逛田间小路,今年回老家过春节,我却当起了“大厨”。

  每年春节难免多喝几杯,昏昏欲睡,早上睡懒觉、中午睡午觉,那是慢生活的“标配”。今年老婆有交代:“喝酒看着办,亲戚来了要煮饭。”我顿时感到,压力来得没商量。那些年岳母在世时,我“无需煮饭,靠边站”的日子多幸福,而今,我才知道“火石落到脚背上”了。

  正月初三,岳父家客人多。煮饭的事,没有推荐,只有自荐:“今天我负责当厨师。”幸好有几名帮手,姨姐负责组织食材,猪肉、鸡肉、鱼、花菜、菜苔、侧耳根、白菜等。女儿从深圳回来,也没当“耍娃”,穿上围腰,像模像样地“打下手”。幺舅娘负责柴火,铁锅、锑锅都要兼顾。一个年味伙食班子搭建好了,我一个小锅灶厨师临时受命当“大厨”,有些受宠若惊。

  幸好有多年炒菜经验,否则手忙脚乱。锑锅熬上“灵魂汤”——腊猪脚豌豆汤。姨姐用榛子蒸上米饭,已蒸好的烧白搁在上面,一举两得。蒸气上升,饭香、肉香,满屋飘香。姐哥磨刀霍霍,菜刀泛着银光。我快刀斩乱麻,切好大蒜、老姜、大葱、小葱,“咵咵咵”的切菜声不绝于耳。然后,切好腊猪舌头、香肠、腊猪肝、腊瘦肉,手起刀落,片薄有造型。女儿心领神会,将切好的腊肉系列装盘,盘子的白色,腊肉的酱色,香肠的红白相间,凉菜系列色香味俱全。春节期间,大鱼大肉吃得多,荤素搭配很重要。从山间田野撬来的侧耳根,清洗,浸泡,捞出,搁上佐料,充分搅拌,一道美味的开胃菜准备就绪。将鸡肉剔骨,把鸡肉切成小块,放入芡粉、酱油、盐巴、味精、料酒等佐料,反复揉搓,将佐料充分融入鸡块,辣子鸡丁食材就绪。

  准备工作十有八九,我胸有成竹。耳畔仿佛响起岳母的声音:“恁个多客,煮哪样来吃哟?”岳母卧床半年期间,只要家中来客,她不顾气喘吁吁,总担心我们做不出饭菜招待客人。她劳累大半生,走完80年历程,将“好茶饭”“好厨艺”传承给我们,她却再也不能享受这其乐融融的亲情,品尝我们做的饭菜。

  “杨大厨,辛苦了!”客人嗅着香味走进厨房,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我说:“没事,我负责炒菜,好不好吃,隔会儿就晓得。”早已备好的干柴,在灶堂里争先恐后地燃烧,干柴火苗舔着铁锅底,我倒上菜油,搁上佐料,抡起锅铲,拿出特级厨师的气势翻炒。用铁锅炒回锅肉、辣子鸡丁,炝炒花菜、白菜,用天然气灶焖泡椒草鱼……铁锅、锑锅、气灶,全派上用场。

  烟火气升腾,味道香里香外。院坝过路的客人开玩笑说:“谁家饭菜这么香?我们也来尝一尝。”来者是客,当然欢迎,几句客套,客人带着香气走亲戚去了。

  炒菜既保持了蔬菜的原滋原味,也有“大厨”个性化发挥。锅碗瓢盆,就是乡村快乐生活协奏曲,菜无定法,过年,啥味道都香甜。一声吆喝:“吃饭咯!”蒸菜、凉菜、炒菜端上桌,个个虎视眈眈,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垂涎三尺。喝着酒,摆着龙门阵,筷子在菜中穿梭。

  “杨大厨!整得巴适,真好吃!”亲友评价。大家在辣子鸡丁中反复“寻找”鸡丁,吃得颗粒不剩;花菜、白菜被吃得一干二净;一大盆侧耳根所剩无几……我喝着小酒,看着这胜利的成果,酒不醉人人自醉。

  初四走表哥家,去看他家的特色装修,古香古色的门楣,厚重的大门,锦鲤游动的鱼池,宽阔的房间……我开玩笑,表哥可以开农家乐了。表哥笑呵呵地说:“要得!我请你当大厨。”老婆在旁边打趣:“还隔几年,他退休了来给你当厨师。”引得一群人欢笑,笑声在田间小路、山林河边传递。

  春天在路上,小草准备破土生长,我们走在回城的途中,沿途炊烟袅袅,心随着风飞扬。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区融媒体中心)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乡村“大厨”

  ◎ 杨超

  春节走亲访友,常常是“别人煮饭,我在旁边看”,或者独自喝茶、看书、玩手机、闲逛田间小路,今年回老家过春节,我却当起了“大厨”。

  每年春节难免多喝几杯,昏昏欲睡,早上睡懒觉、中午睡午觉,那是慢生活的“标配”。今年老婆有交代:“喝酒看着办,亲戚来了要煮饭。”我顿时感到,压力来得没商量。那些年岳母在世时,我“无需煮饭,靠边站”的日子多幸福,而今,我才知道“火石落到脚背上”了。

  正月初三,岳父家客人多。煮饭的事,没有推荐,只有自荐:“今天我负责当厨师。”幸好有几名帮手,姨姐负责组织食材,猪肉、鸡肉、鱼、花菜、菜苔、侧耳根、白菜等。女儿从深圳回来,也没当“耍娃”,穿上围腰,像模像样地“打下手”。幺舅娘负责柴火,铁锅、锑锅都要兼顾。一个年味伙食班子搭建好了,我一个小锅灶厨师临时受命当“大厨”,有些受宠若惊。

  幸好有多年炒菜经验,否则手忙脚乱。锑锅熬上“灵魂汤”——腊猪脚豌豆汤。姨姐用榛子蒸上米饭,已蒸好的烧白搁在上面,一举两得。蒸气上升,饭香、肉香,满屋飘香。姐哥磨刀霍霍,菜刀泛着银光。我快刀斩乱麻,切好大蒜、老姜、大葱、小葱,“咵咵咵”的切菜声不绝于耳。然后,切好腊猪舌头、香肠、腊猪肝、腊瘦肉,手起刀落,片薄有造型。女儿心领神会,将切好的腊肉系列装盘,盘子的白色,腊肉的酱色,香肠的红白相间,凉菜系列色香味俱全。春节期间,大鱼大肉吃得多,荤素搭配很重要。从山间田野撬来的侧耳根,清洗,浸泡,捞出,搁上佐料,充分搅拌,一道美味的开胃菜准备就绪。将鸡肉剔骨,把鸡肉切成小块,放入芡粉、酱油、盐巴、味精、料酒等佐料,反复揉搓,将佐料充分融入鸡块,辣子鸡丁食材就绪。

  准备工作十有八九,我胸有成竹。耳畔仿佛响起岳母的声音:“恁个多客,煮哪样来吃哟?”岳母卧床半年期间,只要家中来客,她不顾气喘吁吁,总担心我们做不出饭菜招待客人。她劳累大半生,走完80年历程,将“好茶饭”“好厨艺”传承给我们,她却再也不能享受这其乐融融的亲情,品尝我们做的饭菜。

  “杨大厨,辛苦了!”客人嗅着香味走进厨房,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我说:“没事,我负责炒菜,好不好吃,隔会儿就晓得。”早已备好的干柴,在灶堂里争先恐后地燃烧,干柴火苗舔着铁锅底,我倒上菜油,搁上佐料,抡起锅铲,拿出特级厨师的气势翻炒。用铁锅炒回锅肉、辣子鸡丁,炝炒花菜、白菜,用天然气灶焖泡椒草鱼……铁锅、锑锅、气灶,全派上用场。

  烟火气升腾,味道香里香外。院坝过路的客人开玩笑说:“谁家饭菜这么香?我们也来尝一尝。”来者是客,当然欢迎,几句客套,客人带着香气走亲戚去了。

  炒菜既保持了蔬菜的原滋原味,也有“大厨”个性化发挥。锅碗瓢盆,就是乡村快乐生活协奏曲,菜无定法,过年,啥味道都香甜。一声吆喝:“吃饭咯!”蒸菜、凉菜、炒菜端上桌,个个虎视眈眈,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垂涎三尺。喝着酒,摆着龙门阵,筷子在菜中穿梭。

  “杨大厨!整得巴适,真好吃!”亲友评价。大家在辣子鸡丁中反复“寻找”鸡丁,吃得颗粒不剩;花菜、白菜被吃得一干二净;一大盆侧耳根所剩无几……我喝着小酒,看着这胜利的成果,酒不醉人人自醉。

  初四走表哥家,去看他家的特色装修,古香古色的门楣,厚重的大门,锦鲤游动的鱼池,宽阔的房间……我开玩笑,表哥可以开农家乐了。表哥笑呵呵地说:“要得!我请你当大厨。”老婆在旁边打趣:“还隔几年,他退休了来给你当厨师。”引得一群人欢笑,笑声在田间小路、山林河边传递。

  春天在路上,小草准备破土生长,我们走在回城的途中,沿途炊烟袅袅,心随着风飞扬。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区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