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哥的春天

时间: 2017-10-13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055

又是一年金秋,窗外的桂花开得正繁。那米粒似的花朵张开小嘴,吐露出阵阵袭人的馨香,让我止不住怡然陶醉,心中不禁生出一缕缕对花弄影、吟诗作赋的雅兴。

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音乐声传来,蓦地打断了我的一腔幽思。我有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接,挂断。哪想,那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找谁?”接通电话,我语气不爽地问道。

“嘿!施兄吗?我是枫哥,不记得啦?”对方说。

枫哥?我努力在记忆深处搜索着。哦!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我曾经的铁哥们,那个有点高大帅气、一肚子小聪明的枫哥吗!他不是入狱了吗?我狐疑着。

兴许是猜测到了我的疑惑吧,他爽朗地笑道:“我早出狱了,开了家小餐馆,在报纸上看到你介绍江津芝麻丸子的文章,很受启发,我也想试试,开个厂,搞条生产线,实行真空包装,把咱们江津的地方传统名小吃发扬光大,想请你这个文化加美食的行家给出出主意把把脉,好不……”这小子,还是老样子,不汲取经验教训,莫非又想重蹈覆辙“进去”?我暗自笑骂,与枫哥往昔的交集也在脑海中翻腾开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和枫哥均是重庆一家国营企业的员工。我管人事,他做营销,端着“铁饭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然,从部队复员回来的他似乎并不满足这样闲情逸致的生活,心中总想着“下海”发大财。那时,正是改革开放、人心思变、市场经济波澜迭起之际,枫哥也不甘寂寞,递交了辞职信,成了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他最初在市区开了家餐馆,主打江津传统地方风味的民间小吃,以价廉味美、色香俱全、口感地道而深受食客青睐,赢得很多回头客,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他见歌舞厅生意火爆,又投资数十万元,租下餐厅二楼开起了歌舞厅,形成了楼下楼上吃、喝、玩乐一体的餐饮娱乐中心。枫哥也华丽转身成了咱们这座城市知名度颇高的“枫总”。偶尔在街头碰见,身着名牌西装,头发梳得溜光,腰别“大哥大”的他还隔老远就打起了招呼:“嗨!施兄,哪天到我馆子喝酒,我请客……”那气派真让我等工薪族汗颜。

也许是品尝到了呼风唤雨当老板的甜头吧。已积累了不少财富家当的他,又开始实施了大规模的扩张经营。然,此时他的资金链出了问题。他脑瓜子一转,想到了借贷。可银行借贷必须要有资产抵押。怎么办?为实现“发家梦”,他即采取房屋产权造假、一房多抵等手段骗取了银行贷款。不久东窗事发,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0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长叹:“枫哥啊,心这么‘大’,何必呢……”

往事尚在心头沉淀,枫哥已悄然站在了我面前。眼前的他还是老样子,高大健壮、双眼有神、脸上浮着笑容、说话爽朗大气,只是两鬓已见银霜、一丝丝鱼尾纹悄然爬上了眼角……

没有过多寒暄,在一间茶楼温熏的茶香里,枫哥摆起了他的龙门阵。他出狱已好多年了,对以前经历的过往,权当是人生的深刻教训。现在的他已结了婚,与妻子共同开了家小餐馆,日子还算过得去。他在开餐馆中看到百姓都喜欢吃江津芝麻丸子,即萌发了开发这一传统地方名小吃的想法。芝麻丸子创建于清嘉庆20年(1815年)前后,具有选料考究,制作规范,色泽美观,香甜爽口,油而不腻,富于营养的特点,向为川菜名肴,拥有“重庆名小吃”称号。吃一堑长一智的枫哥,能有此传承地方美食文化的想法,的确让我刮目相看。

“我打算到德感工业园区开家小微企业,办厂楼宇落实了,手续办得差不多了,资金也到位了,就差你这个对芝麻丸子有研究的顾问了……”他神秘地向我透露,他的这个项目还报名参加了区里的“双创”劳动革新竞赛,目前已从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将参加市里的决赛。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他豪爽笑道:“施兄,你要相信我,牢狱十年,我是边改造边学习,接受了很多法制教育,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现在可是知法懂法、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哦……”

看着信心满满的枫哥,一种自豪感陡然从我心底升起。是呵!时势造英雄,时代改变着一切!这不仅仅是枫哥的春天来了,而是全中国人民的春天来了,生活在砥砺奋进的今天,所有中国人都会收获着属于自己的金色梦想……

(作者系江津区作协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枫哥的春天

又是一年金秋,窗外的桂花开得正繁。那米粒似的花朵张开小嘴,吐露出阵阵袭人的馨香,让我止不住怡然陶醉,心中不禁生出一缕缕对花弄影、吟诗作赋的雅兴。

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音乐声传来,蓦地打断了我的一腔幽思。我有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接,挂断。哪想,那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找谁?”接通电话,我语气不爽地问道。

“嘿!施兄吗?我是枫哥,不记得啦?”对方说。

枫哥?我努力在记忆深处搜索着。哦!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我曾经的铁哥们,那个有点高大帅气、一肚子小聪明的枫哥吗!他不是入狱了吗?我狐疑着。

兴许是猜测到了我的疑惑吧,他爽朗地笑道:“我早出狱了,开了家小餐馆,在报纸上看到你介绍江津芝麻丸子的文章,很受启发,我也想试试,开个厂,搞条生产线,实行真空包装,把咱们江津的地方传统名小吃发扬光大,想请你这个文化加美食的行家给出出主意把把脉,好不……”这小子,还是老样子,不汲取经验教训,莫非又想重蹈覆辙“进去”?我暗自笑骂,与枫哥往昔的交集也在脑海中翻腾开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和枫哥均是重庆一家国营企业的员工。我管人事,他做营销,端着“铁饭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然,从部队复员回来的他似乎并不满足这样闲情逸致的生活,心中总想着“下海”发大财。那时,正是改革开放、人心思变、市场经济波澜迭起之际,枫哥也不甘寂寞,递交了辞职信,成了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他最初在市区开了家餐馆,主打江津传统地方风味的民间小吃,以价廉味美、色香俱全、口感地道而深受食客青睐,赢得很多回头客,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他见歌舞厅生意火爆,又投资数十万元,租下餐厅二楼开起了歌舞厅,形成了楼下楼上吃、喝、玩乐一体的餐饮娱乐中心。枫哥也华丽转身成了咱们这座城市知名度颇高的“枫总”。偶尔在街头碰见,身着名牌西装,头发梳得溜光,腰别“大哥大”的他还隔老远就打起了招呼:“嗨!施兄,哪天到我馆子喝酒,我请客……”那气派真让我等工薪族汗颜。

也许是品尝到了呼风唤雨当老板的甜头吧。已积累了不少财富家当的他,又开始实施了大规模的扩张经营。然,此时他的资金链出了问题。他脑瓜子一转,想到了借贷。可银行借贷必须要有资产抵押。怎么办?为实现“发家梦”,他即采取房屋产权造假、一房多抵等手段骗取了银行贷款。不久东窗事发,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0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长叹:“枫哥啊,心这么‘大’,何必呢……”

往事尚在心头沉淀,枫哥已悄然站在了我面前。眼前的他还是老样子,高大健壮、双眼有神、脸上浮着笑容、说话爽朗大气,只是两鬓已见银霜、一丝丝鱼尾纹悄然爬上了眼角……

没有过多寒暄,在一间茶楼温熏的茶香里,枫哥摆起了他的龙门阵。他出狱已好多年了,对以前经历的过往,权当是人生的深刻教训。现在的他已结了婚,与妻子共同开了家小餐馆,日子还算过得去。他在开餐馆中看到百姓都喜欢吃江津芝麻丸子,即萌发了开发这一传统地方名小吃的想法。芝麻丸子创建于清嘉庆20年(1815年)前后,具有选料考究,制作规范,色泽美观,香甜爽口,油而不腻,富于营养的特点,向为川菜名肴,拥有“重庆名小吃”称号。吃一堑长一智的枫哥,能有此传承地方美食文化的想法,的确让我刮目相看。

“我打算到德感工业园区开家小微企业,办厂楼宇落实了,手续办得差不多了,资金也到位了,就差你这个对芝麻丸子有研究的顾问了……”他神秘地向我透露,他的这个项目还报名参加了区里的“双创”劳动革新竞赛,目前已从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将参加市里的决赛。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他豪爽笑道:“施兄,你要相信我,牢狱十年,我是边改造边学习,接受了很多法制教育,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现在可是知法懂法、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哦……”

看着信心满满的枫哥,一种自豪感陡然从我心底升起。是呵!时势造英雄,时代改变着一切!这不仅仅是枫哥的春天来了,而是全中国人民的春天来了,生活在砥砺奋进的今天,所有中国人都会收获着属于自己的金色梦想……

(作者系江津区作协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