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时间: 2017-09-22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042

出生A县农村的小正在多数人眼里是个幸运儿,不仅懂事,还在毕业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B市的检察院,成为大家都羡慕的公务员。

初到B市,由于人生地不熟,即便是繁华的街道或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都没能吸引小正。相反,小正将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甚至加班到深夜。小正勤奋踏实、不怕吃苦,得到院领导们的一致肯定。闲暇时,小正也会感到身处异地的孤闷。

一个周末,小正宅在家中无聊地翻看电视节目,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小正的手机上,“你好,你是哪位?”“哦,你好,我姓郭,我也是A县人,在B市做点生意,咱们可是地地道道的老乡啊,今天晚上我们在同福酒楼开老乡会,特别邀请你参加,希望你能赏脸。”小正犹豫了一会儿,对方说道:“小正,一定要来啊,人海茫茫我们老乡能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大家吃吃饭聊聊天。”“好的,我会准时到的,郭老板再见!”小正心想反正周末没事干,见见A县的老乡聊聊也好。

B市的同福酒楼,富丽堂皇,五星标准。小正走进酒楼的大厅,不住地环顾四周,当看到大厅中央摆放着一人多高的足金招财猫,小正咽了下口水,喃喃自嘲,公务员这点工资不知道能不能消费得起呢。在服务员毕恭毕敬地带领下,小正走进了“人上人”包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了。迎面而来的是略微有些发胖的穿着高档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满脸笑容地说:“哈哈,你是小正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郭守仪,来来来,我给你介绍……”郭老板热情地拉着小正的手一一介绍在场的客人,小正刚来时的犹豫完全被打消了。在场的十几个人中,小正分了个类,有一半多都是A县来B市做生意的,还有一些年轻人和自己一样是招考进来的公务员或是村官,大家寒暄之后,就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热闹聊天。到了相互敬酒的时候,小正因不会喝酒,略显尴尬,这时郭老板带着酒杯来到小正面前,笑着说:“小正啊,我先敬你一杯,咱们第一次见面,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在外地都不容易,老乡之间更要相互团结,你也喝点酒吧。”小正点头说是是,“郭老板说得对,老乡是要相互关照的,以前我们学校里也有老乡会,感谢郭总给我这次机会,以后还是要郭总多多照顾我们才是,但我也不会喝酒……”“多少喝点吧。工作了不会喝酒怎么行呢,来来,倒一点。”盛情难却,小正将郭总倒的一小杯白酒放在嘴边,很不情愿的闭眼一喝。茅台酒闻着香,喝着辣。郭老板笑呵呵地敬酒去了,其他人又来了……之后,这样的老乡会基本每隔一个星期都会举行一次,小正的酒量也锻炼出来了。再后来A县老乡协会正式成立,还选出会长、副会长、委员等人。通过老乡会,小正确实得到老乡们的极大帮助,什么结婚啊,买房买车啊,小孩入学啊,老乡们都无私地帮忙,小正心想当年参加老乡会真值。再后来,小正也开始投桃报李,为前来咨询法律问题的老乡答疑解惑,出谋划策,甚至在老乡的请求下,帮忙打探案情,联系案件承办人,从中送礼斡旋……小正认为,自己做的都是一些“小事”,不会触及党纪国法,直到东窗事发,一双冰冷的手铐拷在了小正的手上……

“啊……”小正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原来是一场梦,小正如释重负地缓了口气,还好是场梦啊。正当小正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小正的手机上,“你好,你是哪位?”“哦,你好,我姓张,咱们可是老乡啊,哈哈,今天晚上我们开老乡会,B市的老乡都会来,希望你能赏脸参加啊。”小正想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张总,晚上我有事,不能参加老乡会……”挂下电话,小正心里踏踏实实的,也许一句谎言能换回一辈子的幸福啊。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梦醒时分

出生A县农村的小正在多数人眼里是个幸运儿,不仅懂事,还在毕业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B市的检察院,成为大家都羡慕的公务员。

初到B市,由于人生地不熟,即便是繁华的街道或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都没能吸引小正。相反,小正将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甚至加班到深夜。小正勤奋踏实、不怕吃苦,得到院领导们的一致肯定。闲暇时,小正也会感到身处异地的孤闷。

一个周末,小正宅在家中无聊地翻看电视节目,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小正的手机上,“你好,你是哪位?”“哦,你好,我姓郭,我也是A县人,在B市做点生意,咱们可是地地道道的老乡啊,今天晚上我们在同福酒楼开老乡会,特别邀请你参加,希望你能赏脸。”小正犹豫了一会儿,对方说道:“小正,一定要来啊,人海茫茫我们老乡能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大家吃吃饭聊聊天。”“好的,我会准时到的,郭老板再见!”小正心想反正周末没事干,见见A县的老乡聊聊也好。

B市的同福酒楼,富丽堂皇,五星标准。小正走进酒楼的大厅,不住地环顾四周,当看到大厅中央摆放着一人多高的足金招财猫,小正咽了下口水,喃喃自嘲,公务员这点工资不知道能不能消费得起呢。在服务员毕恭毕敬地带领下,小正走进了“人上人”包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了。迎面而来的是略微有些发胖的穿着高档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满脸笑容地说:“哈哈,你是小正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郭守仪,来来来,我给你介绍……”郭老板热情地拉着小正的手一一介绍在场的客人,小正刚来时的犹豫完全被打消了。在场的十几个人中,小正分了个类,有一半多都是A县来B市做生意的,还有一些年轻人和自己一样是招考进来的公务员或是村官,大家寒暄之后,就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热闹聊天。到了相互敬酒的时候,小正因不会喝酒,略显尴尬,这时郭老板带着酒杯来到小正面前,笑着说:“小正啊,我先敬你一杯,咱们第一次见面,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在外地都不容易,老乡之间更要相互团结,你也喝点酒吧。”小正点头说是是,“郭老板说得对,老乡是要相互关照的,以前我们学校里也有老乡会,感谢郭总给我这次机会,以后还是要郭总多多照顾我们才是,但我也不会喝酒……”“多少喝点吧。工作了不会喝酒怎么行呢,来来,倒一点。”盛情难却,小正将郭总倒的一小杯白酒放在嘴边,很不情愿的闭眼一喝。茅台酒闻着香,喝着辣。郭老板笑呵呵地敬酒去了,其他人又来了……之后,这样的老乡会基本每隔一个星期都会举行一次,小正的酒量也锻炼出来了。再后来A县老乡协会正式成立,还选出会长、副会长、委员等人。通过老乡会,小正确实得到老乡们的极大帮助,什么结婚啊,买房买车啊,小孩入学啊,老乡们都无私地帮忙,小正心想当年参加老乡会真值。再后来,小正也开始投桃报李,为前来咨询法律问题的老乡答疑解惑,出谋划策,甚至在老乡的请求下,帮忙打探案情,联系案件承办人,从中送礼斡旋……小正认为,自己做的都是一些“小事”,不会触及党纪国法,直到东窗事发,一双冰冷的手铐拷在了小正的手上……

“啊……”小正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原来是一场梦,小正如释重负地缓了口气,还好是场梦啊。正当小正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小正的手机上,“你好,你是哪位?”“哦,你好,我姓张,咱们可是老乡啊,哈哈,今天晚上我们开老乡会,B市的老乡都会来,希望你能赏脸参加啊。”小正想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张总,晚上我有事,不能参加老乡会……”挂下电话,小正心里踏踏实实的,也许一句谎言能换回一辈子的幸福啊。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