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戒毒场所筑牢疫情防控“安全屏障” ——记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民警谌清科

时间: 2020-04-08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071

17年前,24岁的谌清科在北京海淀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汽车连服役时,身为副连长的他积极参与到抗击非典一线,多次驾车运送物资到小汤山医院;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来袭,41岁的谌清科再次挺身而出,以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一名老党员身份,首批请缨参战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在强戒所内集中隔离和戒毒区内封闭执勤达50多天。在此期间,他还主动承担起该大队生病戒毒人员住院值守和湖北籍戒毒人员心理疏导任务。

主动承担患病戒毒人员值守任务

2月13日,该大队戒毒人员汪某某因腹痛腹胀、呕吐等症状被戒毒医疗中心诊断为急性胰腺炎伴肠梗阻,需要立即住院治疗。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形势,为避免外诊外治带来的疫情防控风险,在确保戒毒人员生命健康权利的前提下,该所决定充分利用戒毒医疗中心现有医疗资源对汪某某实施所内治疗方案,给予24小时针对性输液治疗。但是疫情防控期间,由于实行最高等级的执勤模式,无论是戒毒医疗中心还是大队,警力都十分紧张,安排不出专门警力来对汪某某进行值守。谌清科找到大队领导主动自我加码,称自己对汪某某情况较为熟悉,愿意在值好大队班的基础之上,加排上在戒毒医疗中心治疗的汪某某住院值守班。封闭执勤区临时党总支也决定由戒毒区疫情防控综合保障组民警协助大队共同完成对汪某某的24小时值守,纾解了大队警力不足难题。经过连续5天的针对性治疗,汪某某从腹痛缓解到呕吐停止,直到能进食流质并逐渐好转,病情终于得到了有效控制。

耐心疏导消除戒毒人员后顾之忧

一进入戒毒区封闭执勤,谌清科就第一时间摸排了哪些戒毒人员是湖北籍,哪些戒毒人员家里是否有人感染新冠肺炎等情况。为此,他特意增加了亲情电话拨打频次,详细记录戒毒人员与家属的通话情况,防止有戒毒人员家属感染或疑似感染而包管民警不知道的现象出现,尽力消除场所内戒毒人员所存在的潜在风险。期间,谌清科对排查出的1名即将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湖北籍戒毒人员罗某某(化名)予以重点关注。

因为湖北是疫情重灾区,处于严密防控措施之下的湖北籍在外人员有家不能回,罗某某在重庆举目无亲,解除隔离后何去何从,罗某某十分迷茫。在罗某某出所教育前14天的单独隔离管理期里,谌清科先后8次找其进行个别谈话,了解到罗某某父母已故,湖北亲戚间也无来往,但其曾经在位于涪陵区焦石镇的江汉页岩气田某公司工作过,且仍希望能回到焦石镇原公司继续上班。经向大队领导汇报,并与其前工作单位联系,其单位声称罗某某早已被公司除名。后经与罗某某强制隔离戒毒的办案单位涪陵区焦石镇派出所和焦石镇平安办反复联系沟通,终于为罗某某确定好了解除强制隔离后的过渡安置点,消除了他的后顾之忧。3月3日,罗某某解除强制隔离后,无发热、咳嗽症状,身体健康、出所核酸检测为阴性后,在民警护送下,顺利入住了焦石镇疫情防控集中隔离点的某宾馆,进行阶段性过渡安置,直至疫情结束。

“我表个态,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名转业军人和戒毒警察,我愿意继续坚持至疫情结束的那一天。”虽然已经连续战斗了近两个月,谌清科依然坚决地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他践行初心使命的主战场,和战友们一起为戒毒场所筑起了一道疫情防控的“安全屏障”。

通讯员 周铁军 刘宜彪 记者 谭剑 实习生 杨千帆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为戒毒场所筑牢疫情防控“安全屏障” ——记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民警谌清科

17年前,24岁的谌清科在北京海淀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汽车连服役时,身为副连长的他积极参与到抗击非典一线,多次驾车运送物资到小汤山医院;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来袭,41岁的谌清科再次挺身而出,以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一名老党员身份,首批请缨参战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在强戒所内集中隔离和戒毒区内封闭执勤达50多天。在此期间,他还主动承担起该大队生病戒毒人员住院值守和湖北籍戒毒人员心理疏导任务。

主动承担患病戒毒人员值守任务

2月13日,该大队戒毒人员汪某某因腹痛腹胀、呕吐等症状被戒毒医疗中心诊断为急性胰腺炎伴肠梗阻,需要立即住院治疗。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形势,为避免外诊外治带来的疫情防控风险,在确保戒毒人员生命健康权利的前提下,该所决定充分利用戒毒医疗中心现有医疗资源对汪某某实施所内治疗方案,给予24小时针对性输液治疗。但是疫情防控期间,由于实行最高等级的执勤模式,无论是戒毒医疗中心还是大队,警力都十分紧张,安排不出专门警力来对汪某某进行值守。谌清科找到大队领导主动自我加码,称自己对汪某某情况较为熟悉,愿意在值好大队班的基础之上,加排上在戒毒医疗中心治疗的汪某某住院值守班。封闭执勤区临时党总支也决定由戒毒区疫情防控综合保障组民警协助大队共同完成对汪某某的24小时值守,纾解了大队警力不足难题。经过连续5天的针对性治疗,汪某某从腹痛缓解到呕吐停止,直到能进食流质并逐渐好转,病情终于得到了有效控制。

耐心疏导消除戒毒人员后顾之忧

一进入戒毒区封闭执勤,谌清科就第一时间摸排了哪些戒毒人员是湖北籍,哪些戒毒人员家里是否有人感染新冠肺炎等情况。为此,他特意增加了亲情电话拨打频次,详细记录戒毒人员与家属的通话情况,防止有戒毒人员家属感染或疑似感染而包管民警不知道的现象出现,尽力消除场所内戒毒人员所存在的潜在风险。期间,谌清科对排查出的1名即将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湖北籍戒毒人员罗某某(化名)予以重点关注。

因为湖北是疫情重灾区,处于严密防控措施之下的湖北籍在外人员有家不能回,罗某某在重庆举目无亲,解除隔离后何去何从,罗某某十分迷茫。在罗某某出所教育前14天的单独隔离管理期里,谌清科先后8次找其进行个别谈话,了解到罗某某父母已故,湖北亲戚间也无来往,但其曾经在位于涪陵区焦石镇的江汉页岩气田某公司工作过,且仍希望能回到焦石镇原公司继续上班。经向大队领导汇报,并与其前工作单位联系,其单位声称罗某某早已被公司除名。后经与罗某某强制隔离戒毒的办案单位涪陵区焦石镇派出所和焦石镇平安办反复联系沟通,终于为罗某某确定好了解除强制隔离后的过渡安置点,消除了他的后顾之忧。3月3日,罗某某解除强制隔离后,无发热、咳嗽症状,身体健康、出所核酸检测为阴性后,在民警护送下,顺利入住了焦石镇疫情防控集中隔离点的某宾馆,进行阶段性过渡安置,直至疫情结束。

“我表个态,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名转业军人和戒毒警察,我愿意继续坚持至疫情结束的那一天。”虽然已经连续战斗了近两个月,谌清科依然坚决地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他践行初心使命的主战场,和战友们一起为戒毒场所筑起了一道疫情防控的“安全屏障”。

通讯员 周铁军 刘宜彪 记者 谭剑 实习生 杨千帆